神的話語治愈邊緣人格障礙


轉載自《生命季刊》微信 2016-08-25

 https://www.facebook.com/CCLiFe.org/posts/1093691027352379:0

及《生命季刊》2016年九月,第20卷,第三期

 

/黃淑儀 張逸萍整理
生命季刊微信專稿

 

 

張逸萍:黃淑儀姐妹出生于香港,從小在基督教學校讀書,但沒有認識神,也沒有決志信主。雖然間斷地參加教會聚會,但因各種世俗思想影響,對聖經半信半疑。因為患上邊緣人格障礙,接受各種派系的心理治療,毫無改善。失望之余,尋求神的引導。于是她的心靈被聖經的話開啟,得到神的醫治,最終走出精神障礙,生命徹底改變。在這過程中,她重新投教會生活,並接受洗禮。

 

========================================================================== 

 

我曾是一個邊緣人格障礙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患者。我經過幾年的死蔭幽谷,從當初的迷惘固執,到最後被神改變。所以我寫了《走出邊緣人格障礙:以生命見證神》,願透過自身的經曆,幫助那些落在同樣患難中的人。

 

邊緣人格障礙患者難于控制情緒,思想走極端。他們很容易對身邊的人產生依附關系,很怕自己被遺棄。若感到被遺棄,無論真假,會想盡辦法挽回,甚至屢次以自殺來要挾對方。所以人際關系很緊張,不和諧。他們情緒不穩定,易怒、煩躁、憂鬱、焦慮、絕望、感到空虛、無法控制怒氣。

 

 

從企圖自殺開始

 

我從小在一個不和睦的家庭長大,父母和哥哥都經常吵鬧;在學校堙A我也受到同學的排斥和取笑。爸爸比較寵愛我,但我受到媽媽和哥哥的攻擊。到中學時候,我和父親的關系也起了變化。父親不但吵鬧,有時甚至拿菜刀斬家具,並揚言要斬死我們!我有時因為成積不好,被媽媽打,身心都留下傷痕。我每在心情不好的時候,做出傷害自己的事,例如以頭撞牆,結果被打得更厲害。有一次爸爸發脾氣,說要斬我,于是我逃到屋外,在街上漫無目的地遊蕩,沒有人來幫助我。成長經曆為邊緣人格障礙埋下種子。

 

因為中學成績不太理想,便到社會工作。第一份工作,結識了幾個朋友,常一起遊玩。突然一天,有兩個朋友因為感情出現問題,先後自殺身亡!我亦因為工作不順利,家庭仍有壓力,所以吞下大量藥物,企圖結束生命,被關在精神病房。我害怕,懷疑自己瘋了。

 

出院之後,轉換工作,接著,我失去了,失去其他朋友,失去了自我價值……那幾年間,我因多次企圖自殺,入住精神病院,終于發現我的病叫做邊緣人格障礙

 

 

被病折磨

 

直到二十多歲,聽到電台講解精神問題的節目,很感興趣。但也導致我從小受的各種心理陰影都浮現,萬分痛苦!于是情緒不穩定,又萌生自殺念頭。

 

在此期間,我結識了一些關心我的朋友,我把他們當作存在支柱!可是我的存在支柱是短暫的。和他們相處的時候,我會有意無意表現得軟弱,例如愁眉苦臉,突然昏厥,甚至企圖自殺。我渴望得到他們的愛。但是越抓緊他們,他們越厭棄我。我乞求別人,結果把他們嚇跑了!

 

有一個人,生來是瘸腿的,天天被人抬來,放在殿的一個門口。那門名叫美門,要求進殿的人赒濟。他看見彼得約翰將要進殿,就求他們赒濟。彼得約翰定睛看他。彼得說:你看我們。那人就留意看他們,指望得著什麼。彼得說:金銀我都沒有,只把我所有的給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名,叫你起來行走。(徒32-6

 

當我等候他人赒濟時,神卻要我像這瘸腿的人,自己起來行走。

 

 

專業人士幫助時的內心剖白 

治療「邊緣人格障礙」是以心理輔導為主,藥物只為舒緩,心理學家通常使用「認知行為治療」和「正向心理治療」。我被這些辦法治療過,可是痛苦心情沒得解決,思想也沒有改善。 

「認知行為治療」要挪開負面思想,繼而控制情緒。因為患者若情緒失控,可能做出傷害自己或他人的事情。 

曾有心理學家問我給痊癒的定義。我說﹕即便我想起從前不愉快事情,也不再覺得傷害。心理學家說﹕那是不可能的。他要求我和「受傷害的感覺」共存。我不能接受為什麼從前的傷害永遠纏著我。但我不能接受傷害的感覺仍然存在,我要徹底除掉它,重獲自由。 

又有心理學家為我設計日常生活表,起床、吃早點……他認為這樣可以建立我的自信。我卻認為這些都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瑣事,我沒有可憐到這個地步! 

我又接受職業治療,和其他病人一起搓棉花球!但我不能接受自己的工作能力如此低下。 

有一些心理學家只聽我申訴,卻沒有指導,說是尊重我。我覺得自己對空氣說話! 

「正向心理學」提倡正面思考。他們建議我找一份工作,免得閒著胡思亂想。我發現這些建議無效,因為我的情緒不穩定,不能專心工作,又因為常請假而被解傭。我明白,已發生的事情是好是壞,不能因為我的思想「正向」而改變。強行把惡事理想化,是自欺欺人! 

我無法轉好,認為自己的病是絕症。所以幫助我的人說我固執,慢慢停止跟進我,於是惡性循環。我的需要得不到滿足,所以眼淚成為我表達情緒的方式。醫生就加重我的用藥量,沒有細心了解我。情緒表面上被藥物抑制,但是內心仍不安。醫生只見外表現象,就相信藥物的功效。但是,我期望醫生可以醫治我內心的痛苦。 

我知道醫生們有愛心,但他們沒有足夠的時間照顧每一個病人。所以我每次看完醫生,我都感到絕望。還有一個同樣的問題,當我和心理學家深入地談,常常就剛好是面談時間結束,只好帶著創傷離開。一次我和輔導員面談,說出一件傷害我的「甲事件」,可是輔導員卻因時間結束面談。我覺得,我是在重新經歷甲事件,無法面對。離開後,甲事件在我腦中重複。我覺得被遺棄、孤單、傍惶、恐懼。在回家途中,多次想自殺!之後兩星期,我都被甲事件折磨,而且再感到被遺棄。 

我更討厭精神病院,一個病房住三十多個病人,有些人講話不停,帶給我更大的壓力。 

很多人都奇怪,為什麼我能在接受心理治療的時候,仍能那麼理性分析事情?是否我已經痊癒?我只能說﹕不是的,而且我當時還有輕生的念頭。我只是想和他人分享。我分享當我在精神科專業人士照料下的感想,不是為了指責人,是希望別人更了解病者的想法。 

「你們休要倚靠世人,他鼻孔裡不過有氣息,他在一切事上可算甚麼呢。」(賽二22 

我花大半生追求的,是人的幫助!

 

 

從神來的七次提醒和管教

 

第一次:

我當時認為只有禱告,沒行動,不可能有用。但神說:關上門,你和你兒子在堶(王下44),就是說,如果要得醫治,必須在密室向祂尋求幫助。

 

第二次:

當時有一位我重視的朋友離開我,但另一位和我不太深交的朋友對我說:這是神的管教!我當時無法明白。

 

第三次:

在好些醫生手堙A受了許多的苦。(可526)正好描寫我當時的情形。我花盡精神和時間去尋求專業人士的幫助,得不到痊愈,且每況愈下。我正像那個血漏的婦人,只有主耶穌才是醫治我的源頭!當時我立刻向神立志,要專心依靠祂。

 

第四次:

一天,我如常受到委屈和排斥,傷心欲絕。神對我說,不要計較,不要伸冤。只有神才有資格和能力為我伸冤!如果我緊抓著那些事情,我就仍然活在其中。如果我不願意快樂,不但得不到別人關心,而且當別人忍受不了而離開,我更痛苦,這更是惡性循環。我要依靠神而喜樂!

 

第五次:

又一位本來關心我的朋友知難而退了。于是我祈禱,求神讓這朋友給我打電話。神對我說,我的請求有如染上毒癮的人,在毒癮發作時,要求父母給他最後一口毒品,但父母卻願意他戒毒。

 

第六次:

我嘗試過很多辦法,似乎神都給我擋著。我問神:為什麼?

 

(神把門)開了就沒有人能關,關了就沒有人能開(啟37)。于是我問神:你把門都關了,但你開的門又在哪堜O?原來雅各書一章1-18節就是我的答案。這是神的試驗,信心經過試驗,就生忍耐。而且人在試驗中可以向神求智慧面對。神也應許,人所受的試探是人所能承受的(參林前1013)。我問自己:我信不信?然後我回答自己:我信。

 

雖然當時問題沒有完全解決,困擾情緒仍存,但已經看見一線曙光。當時我學到三件事:(1)信仰是用來承載苦難的;(2)神在有血有肉的曆史中和我們同在;(3)逆境中的強者,就是在逆境中聆聽神說話,而不是只顧自己講話。

 

第七次:

有一次,有聲音欺騙我說:我一出生就是一種缺欠,有一個心靈黑洞。這聲音似乎很合邏輯,也符合了心理學家常說的原生家庭傷害理論。因為根據心理輔導的解釋,我一出生就缺乏愛,所以到處尋求人的愛。

 

後來神讓我看見: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已覆庇我。……我未成形的體質,你的眼早已看見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寫在你的冊上了。(詩13913-16)于是揭穿了謊言。我的人生在神的計劃中!什麼黑洞?缺欠?

 

我最後放棄一切心理治療,轉向聖經為我的醫治,並在網上找到聖經輔導資料。聖經輔導是以聖經真理、神的話來輔導信徒,因為深信聖經是人類生活和道德的原則,只有聖經才能給基督徒出路。我很認同。

 

之後我參加更多教會聚會,慢慢明白,我是在拜偶像!我沒有把神放第一位,卻追求人的愛。我需要作一個決定:我要跟隨耶穌?還是跟隨自己被愛的需要?我做了一個最後決定——跟隨耶穌!

 

這是神讓我看見和明白的真相!感謝神,我現在每天讀經禱告,悔改自己的罪,轉向神!

 

有一個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在好些醫生手堙A受了許多的苦。又花盡了她所有的,一點也不見好,病勢反倒更重了。她聽見耶穌的事,就從後頭來,雜在眾人中間,摸耶穌的衣裳。意思說,我只摸祂的衣裳,就必痊愈。于是她血漏的源頭,立刻幹了。她便覺得身上的災病好了。(可525-29

 

這個女人就是我,我找到醫治的源頭了!

 

 

患者的出路

 

請記得,神必能醫治這個性格障礙。讓我和你分享我的經驗。

 

要清楚知道:

 

1)這是拜偶像,因為我們追求被愛,追求與人有親密關系,勝過追求神。

2)關系結束,其實是神的管教,把偶像從我們的生命中挪去。

3)要認罪悔改,學習耶穌舍己榜樣,歸向真神。

 

克服錯覺的辦法:

1)背十字架,舍己,學習耶穌,放下自己的需要,回應神的愛。

2)神是我們的創造者,掌管一切。前途是未知的,不必恐懼,把自己終身的事交托神,祂的一切安排都是美好的。

 

明白了,如何行動?

1)參加教會聚會、建立教會生活。在教會生活中學習背起十架、舍己。

2)每天讀經禱告,明白神的旨意,與神建立關系,靠主過聖潔生活。

 

克服錯覺

 

我們要靠著主勝過獨單感,被忽略感。有神不可能孤單,更不會黑暗!

 

 

以神的話作勸勉

 

所以基督徒若遇上困難,應當以聖經為輔導的準則。若神的話不能提供實際的指導,還有什麼人間學說更準確和有效呢?

 

中國教會現在有人努力推動聖經輔導,就是要根據聖經原則去看所發生的事情,讓神介入自己生命中,把主權交給神,然後必能得醫治。

 

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316-17

 

 

結語

 

我是一個很卑微的人,但我心中有一把火,要和大家分享真理。我的見證若能幫助人,全是神的作為!

 

我最近知道自己得了淋巴癌,可能是多年精神壓力所致,但是我不埋怨神的安排,反感謝神!若沒有這樣的經曆,我不能寫這書來榮神益人。

 

你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弟兄。(路2232)阿們!阿們!

 

========================================================================== 

 

後記 (張逸萍)

 

以上內容撮錄自:Jance《走出邊緣人格障礙:以生命見證神》(香港:道聲出版社,2014)。

 

淑儀姐妹的癌最近惡化,入院治療。她對神沒有半點埋怨,唯有關心怎樣榮耀神。下面是她在病床上,最後幾天寫的一些話,可見她的生命被神改變了,和原來患邊緣人格障礙的她,有天淵之別。

 

住了醫院的生命轉變﹕

學懂了承認自己是軟弱的,每天都要靠神的恩典而活,有時我們每天拿走神的恩典,不懂感恩,不知道一切是神的供應,只要明白神每天都給予恩典才能過活。這才是在神面前真正的謙卑。

 

基督徒要每天都為榮耀神而活,現在我在病床上,才明白若是身體上受苦,就很容易忽略神的榮耀,只顧自己的生存,但我學習到我要在身體受苦時,都去以肯定的心贊美神,為身邊有困難的人Pray(禱告),不要只顧自己的益處,要彼此相愛,才能彰顯神的榮耀。

 

要完全相信神的應許,相信主恩夠用,神的慈愛永遠長存,神掌管一切萬事萬物,神也掌管生命,要信得過神的所有安排都是有祂的美意,因為神是愛。

 

要明白主耶穌的救恩已經成就了,只要藉著主耶穌,就可以到父那堨h,祂是道理真理生命,而我其實在信主一刻已經有永生,如要見證神的榮耀,有永生的人要有平安在心堙A才能做好見證給其他人看,讓其他人也感受到福音的大能,使榮耀歸給神。

 

當我常因為身體痛苦而向了人發脾氣,那我是軟弱的,我需要在神面前和在人面前悔改,快快的聽,慢慢的說,慢慢的動怒,生氣卻不要犯罪,在神面前謙卑。

 

當我在病痛中,才感受到對弟兄姐妹的愛與情誼才是最重要的。我並非完全忘記大家往日的吵架,但我發覺大家真心相處過的那份情,比起怨恨更深刻,原來愛是勝過罪,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見證了神已經得勝,因為神是愛。

 

當自己在病痛中,看見有人有需要協助,即使對方有傳染病的危險,但若能伸出援手,去幫助他們,這就見證了耶穌基督的心腸,神無條件的大愛,聖經說﹕憐憫原是向審判誇勝。榮耀歸給神。

 

很感謝主讓我有徹底的生命轉變,我從前忽略的事情,今天神用聖經多次提醒我,訓誨我,指教我當做的事,完完全全真實的生命轉變,因著神聖經的說話,聖靈的保守,使我再重生起來。

 

Jance
18-8-2016
住院81

 

在黃淑儀1976-2016姊妹書寫上面的屬靈心得三日之後,于821日安息主懷,享年39歲。

 

 

下面是姐妹在臉書上的照片和她的書封面﹕

 

Jance-b   Jance-book

這是姐妹最後幾天寫的

 

  Jance  -Jance2     Jance3   Jance4

 

 

分享於:https://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542079012650605?pnref=story

 

 

回「抑鬱症」

回主頁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