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克服你的恐懼?

亞當斯

 Full translation of “What Do You Do When Fear Overcome You?”

by Jay E. Adams

 

            本文所說的恐懼當然不是你站在懸崖上恐怕掉下去的那種恐懼,也不是使你看見動物園獅子籠上掛著「請勿伸手進獅子籠」的牌子而不敢伸手進籠子的那種恐懼。不是說這些恐懼。神賜給我們有懼怕的能力是有好目的的,正如祂賜給我們有各樣的情感都有其正當的用處,能幫助我們也能榮耀祂。由於我們會產生懼怕,才可以避免傷害與危險,否則我們早就沒命了。

            本文所談的是那些忽來忽去非理性的恐懼,和那些看來相當合理,但卻把我們籠罩和控制的恐懼。你不但無法擺脫這些恐懼,結果這些恐懼甚至使你不由自主地作許多你不想作的事。這樣的恐懼有時真的好像一個金箍罩一樣把我們箍得緊緊,也像一種外來的力量把我們俘虜過去。由於這種恐懼,有人要換工作,搬家,把自己封閉在家中,殺人,和進入神經病院。例如有人對貓有恐懼,對過橋有恐懼,對乘電梯有恐懼,這些人過著一種怪異和徒勞無益的生活方式。這類恐懼,是你無法控制的恐懼(或可以說是完全控制你的恐懼),才是你所懼怕的!

             「是啊!」你說,「他明白我的問題;他了解我忍受著被這種恐懼所折磨的苦楚。他知道這是我一想就使我心驚膽戰的恐懼。但他能幫助我嗎?恐懼簡直是一非常巨大的力量;有什麼比它力量更大的能把我這恐懼趕走和控制它?我願意作任何事只要能把這控制我的惡魔驅走。

             你還是有希望的!但這希望不在於想要驅除你的恐懼這件事上。事實上當你說「我願作任何事」這句話的時候,你的想法已經與有效應付恐懼的基本原則相反。

             讓我先把一些事情說清楚。第一,你說「我願作任何事」這話是不對的。神不允許你這樣作。祂才是指示你一生中在何種景況之下作何事的主。因此,你的心態應該常常是「我願意作任何祂要我作的事。」有些人真的願意作任何事去驅除他們的恐懼;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要搬家,殺人或自我封閉。但這些都不是神所接受的行為,因為沒有考慮到祂和祂在這些事上的意旨。這樣作的結果反而會更為恐懼,原因是這樣的行為是出於恐懼和受制於恐懼。一個人的行為如果是因恐懼而引致,是不能克服恐懼的。一個人說他「願意作任何事」那句話的時候就已經降服於恐懼了。所謂「言由心生」,這樣的心思意念是恐懼的想法,結果促進更大恐懼。

             有一個很重要的事實是神要我們先尋求如何討祂的喜悅,然後才想到恐懼的問題。因此,在馬太六33談到憂慮(次等的恐懼)的時候,主耶穌說﹕「先求祂的國與祂的義。」假如你把任何事情---甚至連你要克服那可怕的恐懼的意願--都放在求祂的國與祂的義

                 之先,你是無法達到你的目的。雖然你要設法解除恐懼的捆綁是非常合理的事,但也不能把神放在次要地位。

             你看到了你曾嘗試解決恐懼問題的各種方法都是不正確的嗎?你看到你失敗的地方是因為沒有轉向神嗎?神是你的創造主,是明白你一切心思意念的主。你沒有回歸到祂那裡就不是最大的失敗嗎?你忽略了這位唯有祂才能驅除你內心所有不該懼怕的恐懼,這不是很愚蠢的事嗎?然而,你不可以忽略一件事實,就是你不能單單求祂除去你的恐懼。你必須首先尋求進入祂的國度,成為被稱義的人。「我怎樣才可以成為祂國度的子民?」你會這樣問。好,讓我告訴你吧。

            地球上每一個人(除了耶穌基督以外)都是生來罪人,在神看來是死的人。沒有一個人是生來沒有罪的。但神的國度是給義人,完全的義人。就是說你沒有資格進入神的國。你一生中沒有把神和祂的意旨放在首位,你是為自己而活。這是敵對神的。你忽略和違反十誡,你撒謊、偷竊、怨恨、淫念等等。這些不但說明你沒有資格成為天國的公民,而且你要因所犯的罪惡受到永遠沉淪地獄的刑罰;地獄是神為那些輕視不理祂的國度與公義的罪人所設的。但請注意,祂說「尋求」。如果你願意的話,你可尋求祂赦免你的罪和使你獲得天國公民的身份。「如何?」你會問。就是要依靠耶穌基督,唯有耶穌基督方可。耶穌來到世界為罪人受死。祂為所有信靠祂的人承擔了他們的罪與刑罰,使他們不至下地獄。祂代替他們受死刑,也就是為他們受地獄的刑罰。神表明祂接受了耶穌死在十字架的工作,使耶穌復活升天,現在祂在天上有權柄能力掌管人類和宇宙所有的勢力,包括恐懼的勢力。那些信靠祂作救主的人,也就是說信祂為他們受死而又復活的人,他們的罪不但得到被赦免,神還應許這些人藉他們的信而被稱義。耶穌基督完全的義就加在信靠祂的人的身上,因為他們的罪惡已經加在十字架上耶穌的身上。正如你現在讀到這堙A神是在定你的罪,你需要一位救主,你不要去想你的恐懼問題,先求祂的國與祂的義,尋找在基督婺o得赦免的喜樂。

             「就是這麼容易嗎?」你會問。或者說「我已經是個基督徒,但我仍然活在恐懼當中,救恩並沒有自動把我從恐懼中釋放出來。」不會,我並沒有說會。事實上我所要求的是假如你還未認識耶穌基督和接受祂作你個人救主,你先要解決這個問題。至於你已經是個基督徒,你要把討神的喜悅放在其他一切事情之上,而不是先要把恐懼消除。唯有這樣你才可以去採用那獨一無二真正解決恐懼的方法。

             好了,現在讓我假設你不但是一位基督徒,而且真的願意作神所吩咐的任何事情來討祂的喜悅。你不是單單為了把恐懼消除。那你現在該作些什麼呢?答案是簡單明暸的﹕「儘管你有所恐懼,你還是要做神命令你做那些愛的事情。」

             現在我知道我要加以解釋,請忍耐一下。首先,你必須找出那些是因為你的恐懼而對神和對鄰舍有未盡責任之處。把這些未盡的責任列在下面空格中﹕

 

列出由於恐懼而未盡的責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想想你怎樣寫。可能你只寫一行,也許五行還不夠(假如是這樣,把你最大的五種恐懼寫出來)。也許你寫「對駕駛車子有所恐懼,因此不能用車子事奉主。」或者「由於對性有所恐懼,所以不能對丈夫盡作妻子的責任。」或者「由於對大群人產生恐懼,所以不敢去參加教會聚會。」或是其他的恐懼。恐懼有各種形式,但如果某種恐懼令到你恐慌到不敢事奉神,以致你無法建立和使用你的恩賜,那就是罪。任何恐懼的誤用(不合聖經的使用)就是罪。這罪必須連根拔除。因此,第一步是要找出因為你的恐懼以致沒有愛神和愛鄰舍的罪。

            第二,你必須知道,那些你沒有盡愛的責任的地方就是解決你恐懼問題答案之所在。神確確實實告訴我們有一個比恐懼更大的力量--就是愛。神說「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

去。」愛比恐懼更強大,能把恐懼驅除趕走。你應該知道這個好消息。你說「很好,但知道這好消息又怎能幫助我?我不明白。

            請想想這些例子﹕一個婦人通常是很怕老鼠的,但她居然敢站在老鼠與她的孩子之間來保護她的孩子,無他,出於愛心而已。戰場上的一位士兵,在通常情況之下,他是出名害羞(或甚至是膽小鬼),但卻能冒著生命的危險,爬出戰壕到戰場上去救一個受傷的戰友。為什麼?就是因為有愛。愛就是戰勝恐懼的力量。假如神的恩典對尚未得救的人,也能約束他們的罪性不致完全發作出來,並使他們能作出這樣不尋常的舉動以表示他們那不完全的愛,那麼,你為何不想想神已經藉聖靈住在你心中,豈不使你更有能力來克服恐懼了嗎?使徒保羅寫給提摩太(提摩太看來對恐懼有些問題)說﹕「因為神賜給我們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提後一7)

            現在讓我們把愛與恐懼對比一下。愛是尋找付出機會;愛要問的是「我可以為別人作些什麼?」恐懼則虎視眈眈地注意所作事情可能發生的後果,並問「這事對我有什麼影響?」愛是「不往壞處想」;恐懼是什麼都不想,就是往壞處想。愛是「凡事相信」,恐懼疑心重重。愛是忙於今天應做的工作,根本沒有時間去擔憂明天。恐懼由於集中注意力在明天,以致沒有作今天該作的事。愛生出更大的愛心--完成責任帶來平安、喜樂、滿足

感、更大的愛,和敬業的精神。反過來恐懼會做成更大的恐懼,由於沒有負起該負的責任,便加上對失責要負的後果的恐懼。

            有一塊掛在牆的飾板有這樣的話;「敬畏神是唯一的畏懼可以除去其他所有的畏懼。」奇怪的是在聖經中的愛神與敬畏神幾乎是同一意義,兩者之間不但沒有衝突,而且是協調和諧的。敬畏祂的人就會看重祂的話語,並會發現這樣的畏懼會轉變成為相愛。愛神愛人的愛是一切罪性恐懼的敵人。因此除掉恐懼的方法是要有愛。沒有任何一種具有排斥的能力能與神愛的大能相比;神藉著聖靈把祂的愛放在我們心中。也就是說,你在上面空格填上應做各項愛的事,你就該去做,以愛的心態去完成,這樣就可以克服你的恐懼。

            「但問題就在這裡;每次我想要做自己知道該做的事的時候,恐懼就攔阻我去做。」請等一等,現在讓我們更進一步看看究竟怎麼一回事。首先,我們必須把一件事弄清楚,恐懼不是像一隻外來的妖怪把你抓住,而你對它一點辦法都沒有。表明看來的確如此,因為恐懼是由你自己產生出來。沒有任何別人,任何外在力量,造成你的恐懼。因此,你得為你自己的恐懼負責,正如你要為你的愛心負責。有愛和不應恐懼都是神的命令(「愛神,愛你的鄰舍,愛你的敵人;不要為懼怕而懼怕」)。神沒有命令我們把這種情感隨意收放,祂只命令我們去做那些可以防範引起恐懼的事。我們也知道這些是什麼事--就是對

神對人負責的態度和行為。簡而言之,就是對你在前面列出的事項起而行之。

            「我已經試過各樣方法,但都沒有效果。我不管自己會不會產生恐懼,我只知道一件事--我不能做我上面列出的事項,因為我怕怕。請你把這一點替我弄清楚。」

            好,讓我試試看。問題不是你不能作這些愛的事情,而是你懼怕你不能做得到。有時有人會這樣說「我恐怕我做不來... 或我懼怕我不能勝任...。」這句話最後幾個字的意

義倒是真﹕「因為你的恐懼到了一個地步你已經不能做什麼了。」換句話說,你自己產生了一種恐懼以致你無法做那些愛的事。但請注意這句話的字眼是可以調動的,你可以改為「我愛所以我能...」或「因為我要愛,我就可以...」你改了這些字,也就改變了相關的事實。只要你在你的生命和話語中,把「恐懼」兩字代之以「愛」字,你就可以作任何由愛來推動你作的事。

            現在讓我們探討問題的核心。你說你曾經試過各樣方法來驅除恐懼,是嗎?

            「正是,我曾經花了不知多少時間在這問題上。」

            這也正是你不能克服自己恐懼的原因。你要設法終止你的恐懼;你把恐懼--也就是

終止恐懼--放在你一切計劃事情之上。但事實上你應不要再設法去終止你的恐懼。正如有

些人他們整天的憂慮就是為憂慮而憂慮。

            「什麼?你的意思是我不要去想法終止恐懼,我就不會恐懼嗎?」

            不是,請不要急。當然你要停止這樣的作法。這是第一件要做的事,但這是靠自己的力量做不來的。你必須除掉心中對恐懼和一切曾使你產生恐懼的事物景況的關切擔心。反過來你要學習把你的關注完全集中在你該作的事情上,就是你知道神要你作該作的事。正如你曾經一天到晚想到你恐懼的經歷,現在你應該代之以想念如何計劃、盼望和作出實際行動來得到愛的經驗。正如你曾學會(帶著恐懼的心態)預料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使你困窘或遭遇危險,所以現在你必須學習(帶著懇切的心態)預料你可以做什麼事情來討神和人的喜悅。

            「但是這也使我開始感到懼怕--就是每當我想到要做一件事的時候就充滿懼怕。

            不,甚至連你說的話也要改變(記得「有諸內形諸外」這句話嗎?);你不能再想或說你過去恐懼的經驗。反過來你必需學習把注意力放在愛的方面上,就是集中你的心思意念在如何能使別人得到好處與益處。愛從不為自己著想,或只考慮做某事情對自己的後果如何。愛只想到別人的利益,因此為了愛是願意冒險的。

            讓我們舉一兩個例子。妻子與丈夫做愛,在概念上你應知道做愛這件事本身和行為都不應引起恐懼,許多妻子都能證明這事實。並且你也知道神創造人的性慾是使人感到愉快的。但是,假如你對做愛感到恐懼,那麼可以看見是你自己的問題,是你集中自己的注意力在過去的恐懼經驗上,這經驗使你產生恐懼。這一來,恐懼就與做愛這件事(理性地或非理性地)連在一起,但不是因果關係的相連。因為原本使你產生恐懼的那一次事件已經老早就過去了,但恐懼卻沒有成為過去。這就是因為你過去有一次在做愛中或做愛之前的恐懼經驗,以後恐懼就與你做愛這回事連結在一起。但你可以學習把恐懼在做愛中除掉(因為恐懼與做愛沒有因果關係,兩者是不相連的)--或把你懼怕做某些事情的那種恐懼

除掉--然後把愛的話語和意念與做愛連在一起,你就可以克服這種的恐懼了。你必需學習

在思想上,期望上,和計劃上都不是自我中心,不要集中在自己的恐懼和擔憂上。反過來當你想到要與配偶做愛時,你要預料、計劃和關懷如何使對方得到喜樂。除此以外,別無他法可以驅除恐懼。你必需從頭到尾學習愛而不是恐懼。一個只顧自己而產生恐懼的人,可以單憑愛改變他成為一個專顧別人,關心別人,帶給別人喜樂與滿足的人。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自己有點希望,相信整個問題就是如此!」

            不是,還有別的。讓我這樣說吧--我從另一個角度看這問題--恐懼是一種自我實現

的預言。你老是記著過去一次可怕的事件;例如你幻覺身處在一大群人中(或在做愛時受傷害,或其他)。這次經驗是非常可怕和難為情的。甚至你現在想起來,也立刻覺得怕怕。你想﹕「我再不要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當你想到這事情發生的可能性時,你就認定是會發生的,於是就開始對這事產生恐懼。你看到這是怎樣的一個情況了嗎?就是你因恐懼自己遭遇恐懼而產生恐懼。你感到恐懼籠罩著你,使你懼怕再遭遇一次恐懼的經驗。這樣的恐懼,帶給你比你現在感到的懼怕更為恐懼,於是你的恐懼步步高升,越來越厲害...看到這惡性循環了嗎?那個時候你不知道你的幻覺是由於睡眠不足(由於拼命啃書準備大學期考),因此你的幻覺是一大群人而你自己身處其中--有這樣幻覺是因為一大群人會引

起你極大的恐懼和困窘。所以你現在想盡辦法不要在人群當中,恐怕再來一次恐懼的經驗。(就是說你要想盡辦法避免人群,其動機是由於害怕。)事實上你越小心避免,你越變得惶惶不安,也越擔心這樣的事情會發生。你對這類事情越擔心,也就產生更多的恐懼。因此,不是人群會產生恐懼--人群沒有這樣的能力,而是你自己製造的恐懼;你對人群

有所恐懼,因為人群曾經使你有過懼怕的經驗(你把原來一次的經驗,應用於日後可能接觸的所有人群,使你見到人群就害怕。)但人群不會引起恐懼,而是你自己的恐懼使你產生恐懼。人群使你想起你以前在人群中的一次懼怕經驗;你就懼怕以後再有這樣的懼怕經驗。

            「好,我明白這一點。但實際上我如何能消除對恐懼的恐懼呢?我怎樣去愛神和愛人呢?請直截了當地告訴我該如何做。」

            我會。當你定意要按聖經的教導去愛人,並用行動表現出來的時候,你是由一個被恐懼操控的生命轉變為一個由愛掌管的生命。除此以外,沒有別法。這是殉道者走的道路,也要成為你要走的道路。你要明白,你想盡辦法驅除懼怕,反而產生懼怕,你這樣的努力其效果是適得其反。當你想法不要懼怕時,那個時刻你已經有恐懼的感覺,於是產生恐懼,或使你感到不再想作這樣的努力。因此,你必需學習以禱告的心立意順服神去做神要你做的事,不管你過去做這事的時候有沒有給你恐懼的經驗。這就是打開你心牢的鑰匙。

            讓我用不同的話語來重述一次。不要設法終止恐懼。你要向神這樣說(真心誠意地說)﹕「主啊,如果我再遇到一次恐懼經驗,我只有接受它。我要把這些都交托在你的手中。」這也好像彼得所說的意思﹕「你要將一切憂慮卸給神,因為祂顧念你們。」(彼前五7)然後,有計劃地進行去作神要你負責的任何事情。腦子裡想的應該完全是顧念那些你要對他們表示愛心的人,和想念如何對他們實行你愛心。(我要用喜樂和參與教會事工和主日學的事奉來讚美主。讓我看看,這個星期的主日學課程是要學習約書亞記。我要將我所要說的成為別人的祝福。但是,我好像我沒有一本約書亞記的參考書。我想應該去找一本比較好的買回來,然後我每天要特別留出最少四十五分鐘來準備下週的主日學功課... )於是你開始順服神,忙著祂要你做的事情,無論有多少的成就都感謝祂。集中你的心

思在你要實行的愛的工作上,不要專注在設法避免恐懼經歷的方法上。不要浪費你那寶貴的心思意念在恐懼經歷上。也不要想法終止你的恐懼。要想的是如何事奉神和如何使用你的恩賜才能去幫助別人。

            任何時間你發覺自己的思想跑回禁地的時候(肯定有此可能--開始時常會如此,慢

慢就要用愛來約束和管教),你要改變你思想的方向。不要讓你自己有任何清醒的一秒鐘讓思想跑回舊路。反而要乾脆地求神幫助你專注在保羅在腓立比四8-9節中列出的各項。

你必須從心底裡說出來﹕「就算有一次恐懼經驗,那又怎麼樣?是不愉快,是令人心煩,但我還是活過去--我以前還不是這樣過來的嗎?」當你真正能這樣想而沒有憂慮,你就看

出自己有所改變了。

            當你按照聖經教導去完成愛的責任,而不是隨著恐懼的感覺而逃避責任的時候,你將會發覺你以前的思維方式很快就被除滅。當然也會有失敗的時候,但我已經告訴你如何應付這種情況。如你的問題始終不能解決,你最好還是去找一位基督徒的輔導人員協助解決有關嚴重的恐懼問題。他可以幫助你把你問題的特點找出,而這些特點是本文沒有提及的。你可以找你的牧師,屬靈領袖或送你這冊子的人來幫助你。也可與下面地址聯絡。如要進一步有關這方面的詳細資料,請閱讀 Jay E. Adams 所著的 The Christian Counselor’s Manual 第十八和三十六章。在下列地址可以購買此書﹕The P & R Publishing Co., Box 817, Phillipsburg, NJ 08865U.S.A.

 

 

回「聖經輔導書籍」頁

回主頁

 

Last Update: April 2008.

 Copyright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China Horiz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