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醫治釋放的正確途徑

登於《生命季刊 總第63http://www.smyxy.org/View/Article/3067

恩 慈

林平個案

 

    林平信主9年了,承認自己從來沒有經曆到基督徒該有的平安和喜樂,所有的只是痛苦和沮喪。她真的很想得到醫治和釋放。 

    別人看她不太正常;其實她也是這樣看自己的。在信主前她經常拿刀子割自己,不是企圖自殺,只是在極度的沮喪和痛苦時,她用刀子割自己時居然發現可以得到一絲絲的暢快,從此就養成了拿刀子自殘的習慣了。信主後,她明白身體是神的殿,也知道神的靈住在她堶情A她就不敢再自殘了。 

    但誰知道自殘剛剛戒除,卻又染上酗酒的習慣。在痛苦時,她一飲而快;在苦悶煩躁時,她依靠酒帶給她安慰;覺得孤單寂寞時,她也會讓酒來填滿她心中的空虛。甚至心情特別好的時候,她也與酒共度快樂時光。在喝了酒之後,她就會亂摔東西,罵孩子,和丈夫吵架,搞得家庭都快散架了。多年來她嘗試過多次的戒酒,但始終都戒不掉,盡管這個時候她已經信主了。 

    在屢次戒酒失敗後,有一回她聽到一個見證,是神應允了一個願意戒酒的人的禱告﹕這個人見證說他向神禱告,求神幫助他戒酒。有一次當他拿起酒杯來,居然看見酒杯堶惘n像有條毒蛇,從此這個人就滴酒不沾,再也不碰酒了。 

    林平聽了之後非常受鼓舞,她決定也依樣畫葫蘆地殷切向神禱告。她滿心期待著下次當她拿起酒杯時,也能看見毒蛇或什麼令她害怕的影像。但事與願違,她所斟滿酒的杯子,次次是清澈見底的,而且自己的腦子媮`是有個聲音叫她喝酒。于是她每次都順從腦子堻o個喝酒的聲音,把酒一飲而盡。但每當醉酒過後,在充滿自責的痛苦中,她也禁不住會向神發出疑惑和不滿﹕“上帝呀!為什麼你答應別人戒酒的禱告,偏偏不肯應允我的禱告呢?” 

    後來她遇到了熱心助人的包姊妹。包姊妹聽說林平之前有自殘的異常行為,現在情緒也極不穩定,並且腦子堶掄棶|出現叫她喝酒的聲音,再加上她自己殷切禱告多年,依然無法斷絕酗酒的惡習,于是一口斷定有邪靈住在林平堶情C林平聽到包姊妹這樣一說,不但沒有驚恐,反而如釋重負。“哦!總算找到答案了,原來是有邪靈住在我堶情C”林平心懷感恩地請包姊妹去找人來為自己趕鬼。她深信這下子自己有救了。 

    但趕鬼的結果卻反而加深了林平的困惑和恐慌,原來不論弟兄姐妹怎麼替她趕鬼,甚至還為她輪流作禁食禱告,自己的酒癮居然還是照舊,該來就來,毫無改變,而且腦子堶惆滬茈s自己喝酒的聲音,也沒有消失。 

    這下子,不單單是林平自己,弟兄姐妹也傻眼了。到底怎麼回事?包姊妹安慰林平不要慌張,這個過程堶悸眯w是遺漏掉了什麼重要的細節,否則不可能得不到釋放的。 

    經過幾番的苦思冥想,包姊妹總算想起了一些過去她沒有留意到的重要關鍵﹕“是不是林平心堶掄晹s有對別人的苦毒,以致產生了所謂的內在垃圾,使得邪靈能夠不斷地回來住在她心堶惟O?” 

    林平一聽,馬上就承認了。她說自己心中確實常常不由自主地浮現出過去被人傷害的苦恨,也確實不能饒恕那些得罪過自己的人。包姊妹勸林平趕緊靠著十字架的大能,宣告饒恕所有傷害過她的人。此外,包姊妹還教導林平,要奉主的名破除因為祖先的罪而遺留下來的所謂家庭咒詛,要確保不再跟邪靈的勢力有任何的掛鉤。林平像是躲避瘟疫那樣的完全照作了。為了得到醫治和釋放,她什麼方法都願意嘗試。 

    她早上起來先奉主的名“砍斷”過去因祖先的罪所帶來的一切捆綁,中午宣告依靠十字架的大能饒恕所有得罪自己的人,晚上再奉主的名棄絕酗酒的靈,並勒令它們不準再回來。但這樣殷勤奉主聖名宣告、砍斷、棄絕的禱告結果,酒癮還是沒有消失。 

   林平感到更加絕望了,心想,“是不是自己太汙穢了,使得鬼都趕不出去?”或是因為自己有時會情不自禁地想起別人對自己的傷害,以致不斷地產生內在垃圾,讓邪靈一再地又回來入住?是不是自己祖先的罪孽太重,害得自己脫離不了原生家庭的咒詛?每當思想到這兒,林平都會不禁怨恨起自己的祖先來。但心中的怨恨一起,極大的恐懼又接踵而至,生怕對祖先的怨恨又會跟黑暗的勢力掛鉤,以致招來更多無法抵擋的邪靈內住。 

    這時她內心更加痛苦了,只好又去借著飲酒來麻醉自己。而酒醒之後,又陷入極度的懊悔和自責。她就這樣日複一日地活在絕望、憤怒、恐懼、自恨、自責、內疚的惡性循環和捆綁堶情A並且開始懷疑﹕上帝是不是已經離棄了自己?

 

個案解析 

    為什麼在熱心助人的包姊妹的幫助下,林平反而陷入了更深的捆綁和痛苦,甚至還懷疑起上帝是否丟棄了自己呢?讓我們回到聖經真理的光照下來尋找可能的原因吧! 

重新評估林平被鬼附的可能性 

    仔細詢問林平的詳情之後,我們發現包姊妹把林平的問題定位為“被鬼附”,是一個非常草率的結論。雖然林平有某些異常的行為,但我們必須明白,並非所有異常的行為都是因鬼附而引起的。要斷定一個人是否被鬼所附,必須有更嚴謹的評估標準。 

    從福音書堶情A我們找到了五點被鬼附的人必定會具備的特征。它們是評估有否被鬼附的主要依據﹕

    1. 被鬼附之人表現出超乎常人的體能(54;太828)。

    2. 被鬼附之人顯現出超乎自身的認知能力(可124;可57;太829;路加434)。

    3. 被鬼附之人的身體出現了異常的畸形或癥狀(可917-18;路939;路1311;太932;太1222; 太1715)。

    4. 被鬼附之人表現出異常的自殘行為,且無法控制自殘的方式、力度、場合、地點和時間 (可53;太1715;可9﹕22)。

    5. 被鬼附之人的心智出現了極端的失常現象 (515;路835;約1020)。 

    根據以上的評估標準,只有當林平具備其中“一項”或“多項”特點時,那位包姊妹才可以合理懷疑林平有被鬼附的“可能性”。 

    經過仔細的檢驗以及核實,我們發現林平能夠按時上下班,和人也可以有正常的互動。雖然脾氣暴躁,也有些孤僻,但並沒有出現被鬼附之人獨有的那種極度心智失常或殘暴的舉止行為,她的身體也沒有任何極度畸形的特征。 

    不錯,雖然她會用刀子傷害自己,和被鬼附的人的自殘行為有某種程度的相似之處,但經過進一步的詢問、調查,我們發現林平的自殘行為和被鬼附的人的異常行為,不屬于同一個類型。因為林平完全“能控制”割傷自己的方式、力度、場合、地點和時間,而被鬼所附之人則不能。還有,林平自己提到,在信主之後,由于明白自己的身體是神的殿,不可以隨意毀壞神的殿,她就立刻停止了自殘的行為。這更加說明了林平並沒有被鬼附,因為被鬼附的人是無法靠“認知”而“停止”自殘的行為的。

 

評估信徒被鬼附的可能性 

    我們猜想,包姊妹之所以這麼快就認定林平被鬼附,可能跟她的神學觀點有直接的關聯。有一些基督徒認為信徒也可能會被鬼所附。它背後的神學觀點根基在于他們認為人是由靈魂體三元組成的。他們認定聖靈內住在信徒的“靈”堶情A而邪靈可能住在信徒的“魂”堶情A靈與魂兩者不相合而各自獨立,因此不會彼此排擠。換言之,他們深信靈、魂、體是三個各自獨立的單元。 

    姑且不論靈魂體三元論是否正確(筆者持身體和靈魂的二元論觀點),把靈魂體看作是互不相合而各自獨立的三個單元,這本身就不合真理。因為聖經向來都是把靈魂體當作彼此相合的一個整體來看待的。雖然在人死的時候,靈魂和身體會暫時分開,但只要人一息尚存,就不可以把靈魂體當作彼此互不相合、各自獨立的三個單元。 

    這點很重要嗎?是的。正因為靈魂體是彼此相合的一個整體,所以當一個人接受主,有了聖靈的內住之後,他對真理的態度,對罪惡的看法,他的行事為人,都會受到光明的正面影響;換句話說,聖靈的內住一定帶來對靈魂體整體性的影響,這就說明了靈魂體是彼此相和的“一個整體”。不但是聖靈的內住會對一個人的靈魂體產生整體性的影響,相對的,當一個人被鬼附時,他的靈魂體也會整體性地受到黑暗權勢的負面影響;他的心智會因為邪靈的掌控而失常,無法對現實產生正常的認知,連帶地,他的舉止行為、他的體能和身體形狀也都會跟著出現異常。這些都讓人深信靈魂體不是各自獨立的三個單元,而是彼此相和的“一個整體”。 

    這樣說來,那麼聖靈和邪靈就不可能同時並存于信徒的身體堶惜F。因為信徒從接受耶穌基督作個人救主的那一刻開始,聖靈就按神的應許內住在他心堶惜F;他的身體成了上帝的殿;既然上帝住在他身體堶情A邪靈就不可能再侵入,因為上帝和魔鬼彼此並沒有任何相和的余地(林前619;約翰一書413;林後615-16)。一個真正重生得救的人,並不需要擔心會被鬼附身。 

    根據以上這個真理,基本上就可以排除林平被鬼附的可能性了。

 

區分受邪靈影響和被鬼附的不同 

    除了對信徒不會被鬼附的真理不清楚之外,包姊妹似乎也錯把人受邪靈“影響”和被邪靈“附身”混為一談,以致錯上加錯,給林平帶來的,是更大的傷害、恐懼和絕望。包姊妹因為聽到林平說,自己腦海媟|出現一個叫自己喝酒的聲音,因此斷定有鬼住在林平堶情C此外,還告訴林平,如果林平內心沒有饒恕別人對自己的傷害,就會給撒但留下破口,會讓黑暗勢力在心中有掛鉤之處,以致邪靈可以趁機進駐到她的心堶情C 

    聽起來挺嚇人的。但我們必須學習仔細用真理檢驗和分辨所聽到的一切,才不致像屬靈的小孩子那樣容易被錯誤的思想和信念動搖。 

    那麼林平腦子堶掬巨鴗@個叫自己喝酒的聲音,是不是就代表有鬼住在她堶惟O?此外,是不是因為自己還會不由自主地想起別人對自己的傷害,就會因此與黑暗勢力掛鉤而吸引邪靈內住呢?當然不是。前面已經言明,一個有了聖靈內住的基督徒,邪靈是不可能侵入的。可是,那怎麼解釋林平腦海堶掬巨鴘漕滬茈s她喝酒的聲音呢? 

    其實,林平腦海堶惟疻巨鴘漕滬蚆n音,不是因為邪靈“進駐”到林平的“身體堶情言h而產生的;邪靈只是把一個抵擋真理的意念,從林平的“身體外面”丟進林平的“心思意念堶情芋A以達到蠱惑她去順從自己的肉體私欲並抵擋真理的邪惡目的罷了。魔鬼會用各種詭計來對一個人的心智、意志進行滲透式的影響,包括把一個不合真理的意念“丟進”人的腦海堶悼h,如同林平經曆到的,以致這個人就順從了撒但的意思去行。但這不等同于被鬼附;被鬼附遠比受邪靈影響嚴重得多;它牽涉到魔鬼“霸佔”了這個人的心智、意志和身體。 

    打個比方,魔鬼會用各種詭計來對一個人的心智、意志進行滲透式的影響,有點像張三使出了渾身解數,包括用甜言蜜語來誘惑、勸服和煽動李四跟著他走;而“被邪靈附身”則像是張三拿了一條粗繩子用暴力“綁架”了李四,讓李四非得跟著他走不可。前者是用誘惑、勸服和煽動的方式,後者則是用強行綁架迫使的方式。 

    一個人縱使信了主了,仍然會受到撒但的蠱惑和影響,正如同林平所經曆到的那個叫自己喝酒的聲音。不過,可以放心的是﹕信徒絕對不會被鬼附身。正因為這樣,所以在使徒寫給教會的書信堶情A完全找不到任何教導要“信徒”為自己的肉體私欲來趕鬼,或為另一個信徒來趕鬼的經文。但卻充滿了不少勉勵和命令信徒抵擋魔鬼的詭計和影響的經文(雅47;弗427;弗611;彼前58-9)。 

    從以上這些聖經真理我們明白到,林平腦海堶惆滬茈s她喝酒的聲音,就是屬于邪靈借著她肉體的欲望給她的影響,而不是屬于被鬼附的那類。因此,林平的酗酒有自己要負的責任,不能把她當作是一個被鬼壓制而毫無抵抗能力的“受害者”。而林平要脫離酒癮的捆綁,也不是靠什麼趕鬼的方法來脫離,而是必須運用自己的意志力來聽從真理和順服聖靈的引導,借著十字架治死自己的肉體情欲,這樣就能脫離。 

    因此,在幫助林平戒酒時,我們不能忽略用真理來裝備林平,教導她要常常用真理來抵擋魔鬼的詭計,這樣魔鬼就會對她無計可施了。

 

偏差的神學觀點對屬靈生命的危害 

    很遺憾,由于包姊妹錯把林平的每個問題都歸罪于邪靈,因此對林平的屬靈生命成長帶來不小的損害。這樣的觀點,第一,沒有辦法真正解決林平受罪捆綁的問題。第二,使得林平不論作什麼,想什麼,都以邪靈為焦點,而不是以上帝為焦點,並使她整日被恐懼所籠罩。第三,使得林平落入“受害者”的情景,無暇用真理來面對自己內心亟需面對的問題,更談不上治死老我的屬靈操練了。而這恰是林平得醫治釋放的不二途徑。第四,這樣的觀點導致了林平在趕鬼無效之後,加深對自己負面的看法,認定自己太肮髒汙穢了,對神也產生信心危機,懷疑上帝已經丟棄了自己。這後果是可怕的。或許包姊妹一片好心,但殊不知自己在幫助人時,因沒有掌握住真理,反而給人帶來了許多不必要的傷害。 

    這些都讓我們很清楚地看見,如果不是按照“純淨的真理”來帶領人,早晚一定會出現後遺癥。就拿饒恕來說,包姊妹勉勵林平要饒恕,使她心靈能夠得到醫治和釋放。但請留意她要林平饒恕背後的動力是什麼?是為了怕邪靈的內在。當然,我們一點也不否認當一個人不饒恕時,確實會給自己的心靈和身體帶來損害;這是不順服真理的後果。但我們卻要小心,如果單單把自己所害怕的後果當作行事為人的動機來操練,就只是一個“利己”的操練罷了,並沒有把人帶到“愛神愛人”的屬靈操練堶情A連帶地,也缺乏永琲獄靋(林前131-3)。而根據聖經的真理,我們之所以要饒恕,是因為這樣做可以取悅愛我們的上帝,是出于對真理的順服,也是因為我們自己先蒙了上帝的饒恕,以致我們願意效法上帝去恩待他人。這些則是以“討神喜悅”為動機的,是以“愛神愛人”為操練的焦點的。 

    再說,關于饒恕,絕對不是一次性的事件,不是借著一次的禱告宣告就“成了”的事,而是一個不斷在進行的過程。不會今天宣告饒恕了,明天就不再想起這些不愉快的事情了。而當林平後來不由自主地又想起那些痛苦憤怒的往事時,並不等同于沒有饒恕對方,也不代表因此會產生內在垃圾而引來邪靈的內住。在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些傷痛時,林平只需要提醒自己,既然已經決定饒恕了,那就不要一再地去回想那些被冒犯的細節;她可以借著贊美主耶穌的赦罪恩典來與之對抗;也可以學習為那得罪自己的人代求,祝福對方能成為一個愛神愛人的人;或者去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來轉移注意力,讓自己不至于沉溺在那些回憶堶情C常常這樣按真理去操練,久了,就能在真理堶控o釋放和自由了。但很可惜,由于包姊妹對操練饒恕的認識有偏差,難怪引起林平極度的恐懼和自責,而且充滿了挫敗感,因為她發現不論怎麼努力,自己就是無法不想起過去那些傷痛,不論自己怎麼努力,“邪靈”總是因此而有機會內住到心堶情C你想,這樣子的林平怎能有平安和喜樂呢?

 

得醫治釋放的正確途徑 

    其實,饒恕是一個信徒在“成聖”的過程當中,不斷學習“愛神愛人”的屬靈操練。它不是一次性的事件;絕對不能單靠一個簡單的“宣告饒恕”或者“趕鬼”的禱告公式就能成就。成聖是需要時間和功夫的。饒恕的操練是如此,戒除酗酒的惡習更是如此。 

    林平酗酒的問題,對照聖經“愛神愛人”的信仰總綱來看,她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和上帝建立起愛的親密關系。記不記得林平的自述呢?她說痛苦時,就一飲而快;在苦悶煩躁時,她依靠酒帶給她安慰;覺得孤單寂寞時,她也會讓酒來填滿她心中的空虛;甚至心情特別好的時候,她也與酒共度快樂時光。很顯然的,酒成了林平心中所依靠的“上帝”。她從“酒”,而不是從“上帝”那堭o安慰、滿足、和快樂。 

    因此,要解決林平酒癮的問題,最要緊的就是先幫助她和上帝建立起愛的親密關系。如果林平沒有和上帝建立起親密關系,就算她的酒癮給戒掉了,極有可能還會出現其它的代替品,可能是煙,可能是看連續劇,可能是購物或其它。它們仍然會坐在林平心中的寶座上接受林平的“敬拜”。正如她先前戒除了自虐之後,因為心中沒有被上帝的愛充滿、沒有被真理來掌管,出現了一個真空的狀態,以致讓撒但有機可趁,借著酒來轄制她的心思和行為。酒癮就是這樣來的。 

    林平當初埋怨上帝為什麼不應允她的戒酒禱告,像幫助那位“看見”酒杯埵閉r蛇的人一樣,只要行一個神跡,她的戒酒不是既迅速又有見證嗎?感謝神,如果那樣,就只是治標;林平如果要真正解決受捆綁的問題,她就必須和上帝建立愛的關系,這才會治本。 

    因此,要教導林平,在痛苦、孤單、空虛、快樂、害怕、難過的時候,不是去找酒,而是去找上帝傾訴。她可以透過說的方式,也可以用寫的方式來向上帝吐露衷情。此外,更要用真理明確地告訴林平,她沒有被鬼附,因此不要再找人趕鬼了;也不用一直把禱告的焦點放在戒酒上;要把重心轉移到認識上帝、愛上帝、取悅上帝這上面來;並勉勵她在讀聖經的時候,存一顆渴慕更深認識主的心態來讀。同時提醒她,要常常為周圍的人禱告,並隨時操練饒恕那得罪自己的人。我們深信當林平願意與上帝建立愛的親密關系,並且效法基督的愛去對待周遭的人時,她一定能夠得到真正的醫治和釋放,因撒但對一個專心操練“愛神愛人”的人,必定是無計可施的。 

    最後,我們還教導林平,不需要去擔心什麼家庭咒詛,因為家庭咒詛完全不適用在真正信徒的身上。聖經明白啟示我們,接受主的人已經被遷到愛子的國度堣F(西113),根本不可能再活在什麼家庭咒詛的權勢底下。聖經明確地宣告說﹕“基督既為我們受了咒詛,就贖出我們脫離律法的咒詛” (31 3)。 有比這個再清楚的嗎?基督已經贖出我們脫離律法的咒詛了。既然已經脫離咒詛了,實在就不需要再擔心再會受到家庭的咒詛和轄制。她只需要憑信心接受這個事實,好好愛主就對了。 

    當然,如果是受到過去原生家庭錯誤價值觀的“影響”,以致常常有偏差的思想和信念,這方面的問題,也不是靠宣告砍斷過去咒詛的簡單公式就能解決的;乃是需要持續地追求真理,操練脫下舊人穿上新人,這是一個漸漸成聖的過程,絕不能心急走捷徑。

 

被真理更新和改變的林平 

    林平明白了真理之後,在沒有參加什麼特會,沒有經過任何人的按手,沒有接受趕鬼,也沒有作宣告禱告的情況下,脫離了酗酒的捆綁。以下是她接受真理輔導之後三個星期所作的見證。 

第一個星期 

    當我回家再次拿起酒杯要喝酒時,我就很痛苦,因為我知道我把酒當作偶像是得罪神的,我要喝酒就覺得很痛苦。就沒有一直想喝酒。我每天都求主把他的愛充滿我的心;不管我做什麼事情,我都想著他。我也不再禱告求主幫助我戒酒了;我只是求上帝用他的愛來充滿我,用他的愛來吸引我,也用真理照進我心堛熄繚t。我禱告求上帝幫助我認識他。很奇妙,我以前看聖經時“腦神經”都會出現“交叉”,都不知道聖經在說什麼。現在我居然會一直讀,一直讀,好像停不下來,讀了還想讀,很想多知道神。 

    現在,我生氣的時候禱告,嫉妒別人的時候禱告,別人冒犯我的時候禱告。我問主說﹕“主啊,我要怎麼做,才會像你的樣子?”所以,我就沒有像以前那樣發脾氣。我開始嘗到平安和喜樂了。這樣的平安和喜樂,給我再多的錢我也不會願意換。 

第二個星期 

    以前我工作回來一定要喝酒,我本來很擔心自己又會在工作完畢之後猛喝酒。但是這次我沒有像以前那樣一直把注意力放在戒酒上,我只是想著主耶穌和他對我的愛。很奇妙的是,我那天工作回來了,我就很累了,然後就上床去睡覺了。居然都沒有想到喝酒。真沒有想到我可以這麼正常。我真的好高興。我現在相信我是正常的了。我也很確定我沒有被鬼附。原來我的問題是出在我把酒當作上帝了,我沒有跟聖經所啟示的上帝建立愛的親密關系。 

第三個星期 

    我現在好喜歡讀聖經,覺得聖經的話每一句都好寶貝。我就想能時時刻刻背在心堶探N好了。我讀聖經時,讀到如果我們愛耶穌就會遵行他的旨意。然後讀來讀去,“彼此相愛”就出現了好幾次。我就想到我和先生以及和孩子的關系。我過去總認為是他們的錯,是丈夫不好,是孩子調皮,都不是我的錯。但是我現在不這樣想了。我現在覺得問題不在孩子和先生的身上;是我的錯,是我不夠愛他們。 

    我因為自己已經有超過兩星期不碰酒了,而且前天“無意中”看見洗碗槽下面有一瓶酒,我就搖搖頭,真的沒有一點想喝酒的欲望;我就知道我不喝酒的意志已經很堅定了,我才敢找孩子去跟他說﹕“我過去喝酒,跟爸爸吵架,還罵你,我無理取鬧,我道歉。我現在不喝酒了,我愛耶穌,我要照聖經這本書去做。”我跟孩子道歉完之後,他對我的態度也改變了,不像以前看我的眼神充滿了憤怒和仇恨。我也想我過去對丈夫不好,我要跟他道歉…… 

    以前我覺得我堶惘陰瓥D。我不像活人。我腦子堶惜]常常有個聲音叫我喝酒。我很慘。我讓這個家都快散架了,但是酒又深深地把我捆綁住,我真是生不如死。感謝主,他的慈愛沒有離開我,讓我這個要下地獄的人,在家庭快要破裂的時候,能夠被主的愛拯救出來。信主九年了,被酒捆綁也有七年了,我現在真的自由了。我這個家有希望了……

 

    後記﹕林平案例是筆者根據第一手接觸的真實個案寫成;文章最後林平的那段見證,是真實個案“原封不動”的真實見證。為了忠實地呈現當事人的親口見證,筆者沒有在語句上做任何潤色和修改。本案例也獲得當事人的首肯使用。

 

 

恩慈 來自台灣,現服事于芝加哥恩言中心,網址﹕www.guidingword.org

 

 

 

 




 

 

回「擺脫沉溺」頁 

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