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詩篇看情緒處理(一)

《教會》20093月總第16(http://www.churchchina.org)

/依依

 

人生在世必有苦難。遇到不順心、不如意的事,我們難免會有情緒反應。不同的人可能用不同的方式來處理它們﹕大吃大喝,喝酒吸毒,發怒毀謗,甚至報複。那些用發泄的方式來解決怒氣的人,認為怒氣只是一樣東西,發泄了也就沒了。然而情緒並不那麼單純,背後藏有對神、對他人及對自己的看法,也含著自己渴望或懼怕的東西。如果情緒處理不適當,反而會加深我們原有的不當想法,所以情緒處理非常重要。

那麼應如何處理呢?有人說,神既然給了我們情感,我們就應該誠實表達,包括可以對神發怒。其中一個理由是,聖經中的詩人也是向神如此誠實。有人說,我們不該如此,神是聖潔的,他要我們聖潔,我們不應該有負面的情緒,所以我們應壓抑負面情緒以及對神的任何疑問。

或隨意發泄,幾近褻瀆神,或努力地壓抑情緒,都是過于極端的處理方式,而神透過詩篇給了我們第三條路,讓我們來看詩篇中,哀歌的作者是如何處理情緒的。

哀歌的背景是苦難。有個人的,有國家的。悖逆神的受苦,敬虔愛神的也受苦。義人被惡人追殺,被朋友出賣,被外邦人譏笑,面臨亡國的痛苦。你不單看到外顯的罪惡,也看到人內心的邪惡﹕驕傲、忌妒、奸淫、怒氣等等。透過哀歌,我們看到這位造物主,掌權的王,全地的主,並不是遙不可及、完全不理會我們的神,他是立約的神,他向他的百姓守約施慈愛。他就近困苦人,他側耳傾聽。不但如此,他深知道我們在痛苦中不知該如何與他說話,所以他甚至把如何向他說話的底稿都給了我們——詩篇就是這樣的底稿。所以神透過哀歌要教導我們在困苦中如何向這位掌管宇宙,又是如此俯就我們的全能者說話。神不但邀請我們傾心吐意,他也要我們按著他是怎樣的神來處理我們的情緒。

哀歌是詩人在苦難中,在靈魂的黑夜婸P神真實的相交。他們知道神是良善、慈愛和公義的,然而他們面對現實,心中有許多的疑問、苦楚、挫折、灰心、失望。在這樣的掙紮中,甚至在極大的痛苦和懷疑中,他們知道神是側耳傾聽的神(詩77:1),所以他們把疑惑、痛苦帶到神面前。不但如此,這些詩人有一個特質,就是他們謙卑自省,省察他們對神的看法(詩73:13-1677:6-9),省察自己的內心(詩25:17-1869:1-6),因為他們知道外部環境的罪惡是激發人內心邪惡的機會。他們聆聽神要對他們說什麼,他們默想神所說過的話,在默想中與神對話(詩77:11-20)。在更清晰地認識神的屬性中,詩人從低谷開始爬升,向上跳躍。

我們可以坦然無懼地來到神面前傾心吐意。這是否是在允許我們對神發怒,以至近乎褻瀆呢?哀歌中,我們仿佛看到詩人對神抱怨。這些抱怨與以色列人在曠野的抱怨有何不同呢?

我們從以下經文來對比詩人和曠野中的以色列人的抱怨有何不同﹕民數記14:1-11;詩篇13,25,42,43,69,73,77,88,106:24-25

以色列人

詩人

談論神,抱怨神,但不向他禱告

將抱怨帶到神面前

控告神是邪惡的,不信神是良善的,是大能的。不信神(民14:311;詩106:24

相信神是良善的(詩13:542:888:111)。然而當詩人看到現況,思想神所是及他的應許時,有了掙紮﹕神啊,我知道你是怎樣的神,但我無法解釋我的現況。我掙紮痛苦,請幫助我 (13:135-6 42:891188:10-14)。詩人相信神是眷顧困苦人的,可是感覺神很遙遠,就此詩人向神表達內心的掙紮、疑問和痛苦,同時也表達對神的相信(詩1388)。

自以為是,對神已經下了結論。不聽神。(民14:3-10;詩106:25

謙卑,自省,對神的看法不是結論,悔改(詩25:8111869:573:13-1677:6-9

藐視神(民14:11;詩106:24))

敬畏神,渴慕神,愛神(詩25,42,43)

棄絕神(民14:410))

靠近神,求告神,依靠神,默想神以往說過的話(詩77:12),聽神要說什麼(73:17),求神引導(25:4-543:3

用自己的方法解決(民14:4

幫助從神而來


詩人的特色是面朝著神,而以色列人在曠野發怨言時,乃是背對著神。詩人的抱怨是在不完全的信心中來求問並求告神,以色列人的抱怨是不信神,不聽神,藐視神,棄絕神。總而言之,以色列人乃是向神發怒。

人為何發怒?理直氣壯的怒氣表示我已經下了結論﹕一定是我對,你錯,因此我的全人,也就是我的心思、情感、意志都以負面來回應你。為何我們向神發怒?因為我們認為神沒有做他該做的;他沒按我的方式、我的時間表給我想要的東西。所以我斷定他不良善,甚至他邪惡,我全人反對他。這堶掄蘌繭菑@個價值觀,一種欲望。所以,怒氣不是發泄掉就沒事了。聖經中該隱、約拿都向神發怒。約伯的妻子也對約伯說﹕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你棄掉神,死了吧!(伯2:9)向神發怒的人有一個特色,就是遠離神,不願意與神說話。他可以和別人談論神,抱怨神,但就是不向神禱告。所以如果我們對神有怒氣時,我們要留意,以免落入像以色列人在曠野中的光景。神要我們學習詩人的謙卑自省。有什麼是我心中想要而神沒給我的?我對神有什麼錯誤的認識?神是要賜下赦罪的恩典,賜下更多的恩惠給謙卑的人。

對比以色列人的抱怨,詩人在信心中把疑問、苦情、患難向神訴說,所以哀歌是聖潔的哀歌, 信心的哀歌。信心的表現不局限在一直是喜樂贊美。信心很重要的特色之一是,無論在順境還是逆境,我們的心都是面向神的(詩篇88),雖然你我可能是面向神而在原地踏步,好像約伯或詩篇88篇的詩人。哈巴谷在困惑中就近神,來詢問神;耶利米在苦難中向神吐露苦情,陳說患難。並且他們思想神的屬性,傾聽神要說的話。

神不單邀請我們向他傾心吐意,透過哀歌他特別指明給我們的是﹕詩人的痛苦及對神的回應是指向要來的彌賽亞將受的苦難及他的順服。他被出賣,被棄絕,被嘲笑,被鄙視,手腳被紮,父神離棄他;他在客西馬尼園的痛苦與順服;十字架上的呼喊與順服﹕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太27:46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路23:34父啊,我將我的靈魂交在你手堙I(路23:46)當我們在疑慮、訴苦中來默想彌賽亞的受苦與順服時,我們將逐漸體會到,這位聽我們傾心吐意的神不單是與我們同受苦難,他竟然為你我受死,經曆你我無法想象的,極大的痛苦,然而他沒有犯罪。這位受苦的救贖主不但了解你我活在一個墮落的世界上所經曆的痛苦,而且他自己成了你我的拯救,成了你我隨時的幫助。

所以神給了我們第三條路。他邀請我們在靈魂的黑夜堙A將心中的苦楚、疑問、挫折、灰心、失望帶到他的面前,並且謙卑自省,聆聽神的話,在默想神的話中與他對話,思想主的受苦與順服,體會耶穌基督的心聲,被神光照,得蒙潔淨。因此我們可以問自己,我在苦難中是面對神還是背對神?我願意接受神的邀請,把困苦疑問帶到他面前,還是只向人訴苦?我雖然看不到神的作為,但我願意選擇思想主的榜樣,相信神是良善的,還是控告他是惡的?我是否願意謙卑自省? 我選擇默想傾聽神的話,還是重複聽自己抱怨控訴的話?我們可以使用哀歌為範本,寫下個人對神聖潔的哀歌,並且如同詩人一樣來向神出聲禱告,這可以幫助我們在苦難中與神相會,被他改變。

因著主的十架恩典,神給我們永不改變的應許﹕他與我們永遠同在,永不離棄我們,並且聖靈在你我心婼蝷U能力讓我們得勝。苦難把人內心最邪惡的本相顯露出來,但是當神與人相會並在人心塈@工時,苦難就生發出最美好的信心,就好比約瑟的故事,別人的意思要傷害我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成就他在我們身上的計劃和永琲漱葽N。最深的痛苦需要一位會擦去他們一切眼淚的神,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 ( 21:4)。有一天榮耀的主要來,他要除去一切的苦難,擦幹我們一切的眼淚,帶我們進入他的榮耀堙A與他永遠同在。

 

 

 

 

回主頁

 

Last Update: Jan,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