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选择——圣经辅导

李台莺、林慈信、张逸萍、锺升华

刊登於《校园》2006年一至二月,页 59-63 》2006年七至八月, 页 34-38《传书》2006年十月。

 

 甲:「什么!有些基督徒不赞成心理辅导的吗?难道信了耶稣,人生就没有问题?」 

乙:「不使用心理辅导,可以使用圣经辅导。」 

甲:「这更叫我困惑不解,圣经讲神学,心理学才讲辅导,怎么可能使用圣经去辅导人?」 

这是很多人的误解,他们认为上天堂需要靠耶稣,但是每天生活的问题,耶稣不管、圣经不提,所以只能向心理学家请教。可是真的吗? 

 

渊源久远 

圣经辅导始于1970年代,但是用圣经作辅导的准则与内容,并不是新事。圣经宣称:「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提后316)这正是圣经辅导的定义与步骤:教导神是谁, 要求人如何生活;督责,指出人的需要和其根源;带领人归回正道上,使人在圣灵的感动下到十字架面前悔改,立志跟随主;教导人透过学习神的话,效法 公义与圣洁的性情,效法主耶稣基督的样式。 

其实,教会二千年来都在使用圣经辅导。16世纪宗教改革时期,马丁路德,加尔文等改教领袖都致力于讲解圣经,应用圣经。清教徒教会领袖们都喜爱用圣经真理以劝勉信徒,建立信仰,克服罪恶,安慰忧伤者。因此,所谓「圣经辅导」,就是用神的话来劝勉人。 

不幸,约在百年前,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心理学敌对宗教信仰,认为宗教是心理问题成因之一,人的本性只不过由欲望支配。继有罗杰斯(Carl Rogers,对福音派辅导影响尤深)等人,否定人有灵魂,认为人的自我 (self) 只是经历的组合,生命只为追求人的自主自由(autonomy)。虽然现代心理学和圣经大相径庭,可惜,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基督教大开门户,接受世俗心理学,其思想和书籍涌进教会,包括福音派的教会。 

在这大潮流中,亚当斯 (Jay Adams)整理圣经关于辅导的真理,奠定了福音派的辅导理论基础。1970年,他的《Competent to Counsel》 面世,[i]可算是圣经辅导运动的开始。亚当斯虽然受到不少的攻击,可是来自不同宗派的牧师和信徒们,纷纷响应,他的学生们到处建立圣经辅导中心。 

今天不同的圣经辅导材料与训练中心的重点稍微有些不同,可是他们都同意:圣经是神的话,不单是信仰的权威,对改变人的生命亦是绝对完备,所以圣经的完备性(Sufficiency of Scripture)乃是圣经辅导运动的最基本原则,也是所有圣经辅导中心的共同信念。 

 

继续发展 

如果你只听过亚当斯一个名字,你不算认识圣经辅导,因为三十年来圣经辅导在模式、训练工作、和出版都继续萌芽茁壮。目前已发展成为一个世界性的圣经辅导运动影响著北美、北欧、南非、南韩等地教会。 

亚当斯相信人由肉体和灵魂造成。未信主的人因为肉体和灵魂均为败坏,所以犯罪是自然的事。辅导非信徒的首要目标便是帮助他认识神,这样他才有神的能力改变生命。但为何基督徒还会犯罪呢?亚当斯解释是因为罪的习惯仍存留在肉体中。因此亚当斯强调自律,以消除恶习,达成『脱去旧人,穿上新人』(弗四22—24)[ii] 

亚当斯的学生在八十年代把他的模式深入化,可称之为第二代的圣经辅导。著名的领袖有鲍力生 (Powlison),魏爱德(Welch) 等学者。他们比较强调要与当事人建立关系,体会当事人的情感,并且针对当事人的内心动机进行辅导。外在环境虽然带来诱惑和试探,但如何反应则完全出自这人的内心动机。譬如扫罗违背神的命令,没有灭尽亚玛力王和他的一切 (撒上十五1-9),真正的原因乃是因为他惧怕人,所以妥协  (撒上十五24)。 圣经辅导的目标便是帮助当事人找出和除去这些藏在心中的不敬虔动机 ,改以讨神喜悦的动机去面对和处理困境。 

亚当斯时代的培训工作主要是透过在美国两岸的威斯敏斯特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神学院,及他后来与毕拿(Bettler) 创立的『基督教辅导及教育基金会』(Christian Counseling and Education Foundation,简称CCEF)。但目前提供圣经辅导培训的神学院和机构甚多,而且训练形式也多元化,有短期班,学位制和遥距式的。例如在美国提供学位课程的神学院包括Indiana州的三一神学院、主人神学院,还有几间浸信会神学院等等。圣经辅导继续发展,新一代的领袖和著作如雨后春荀,CCEF所出版的《圣经辅导专业杂志》(Journal of Biblical Counseling)和一系列小册子,[iii] 甚受欢迎。 

圣经辅导亦已经在华人教会展开。纽约李台莺博士的「真生命辅导传道会」是咱们第一间圣经辅导中心。开设学位课程的神学院有台湾的改革宗神学院,高雄圣光神学院亦从心理辅导改为圣经辅导。此外,北美林慈信博士的中华展望,海外神学院、国际福音布道神学院、和二十一世纪归正学院都开设圣经辅导课程。至于出版方面,中华展望、生命出版社、真生命辅导传道会,亦正积极翻译和出版与圣经辅导有关的中文书籍,期望成为华人教会的祝福。 

甲:「听说亚当斯认为什么都是罪,那是太武断了!」 

乙:「这是谣言!亚当斯曾经尝试辟谣:「人家不断地说,我相信所有的问题都是人自己的罪所带来的,但是我在第一本书《Competent to Counsel》已经讲清楚,我没有这样的意思,我甚至引用约伯和生来是瞎眼的人(约九)为例说明。在我其他的书中,我也一再重复这点,但是都没有用,人家还是这样讲。」[iv] 圣经辅导员都明白,身体生理机能是精神病的原因之一。[v] 他们采用一本《Medical Desk Reference》,[vi]以分辨生理和非生理的毛病。」 

甲:「我听说圣经辅导员都好凶,没有爱心!」 

乙:「又是误会!亚当斯称圣经辅导为nouthetic,这字来自新约圣经的『劝戒』一词,意思是当面的劝导 (confrontation),所以有人误会,以为圣经辅导都很凶。其实劝戒并不排除爱心,聆听,同情心,和顾及人身体上的需要!他们不会把人的问题推到『不健全家庭』和『自信不足』头上,那倒是真的,但是他们绝不凶。」 

现在请来看下面两个真实的个案(名字都是化名),看看圣经辅导员怎样凭圣经原则、以慈爱同情的态度帮助当事人: 

 

案例一 

美珍与克强结婚多年,育有四个女儿,他们都是基督徒,经常参加聚会,美珍帮忙教儿童主日学,克强亦热心帮助会友。四年前教会里有个初信主姊妹江红,丈夫车祸去世,克强去帮忙处理丧礼,常与该姊妹在一起,到半夜三点才回家。夫妻常常为此起争吵。有一天美珍发现克强口袋里有尼加拉瓜瀑布旅馆的住房三天两夜收据,回忆起那个周末江红未到教会,怀疑克强与江红出游,但克强辩称出差,事后美珍知道克强没有出差,夫妻更是吵翻了天。半年后美珍受不了克强常常待在江红家到三更半夜,要求教会牧师出面。克强坚持自己没有任何不轨,怒气冲冲指责牧师诬告,亦把美珍痛骂一顿。自此克强比较少参加聚会,但仍有去做礼拜,而且常常藉口加班,不在家吃晚饭,有时甚至凌晨三、四点才回来。这种情形持续有三年之久。 

美珍常向教会中两三姊妹诉苦,她们都劝她要温柔对待克强,要把小孩子带好,把家庭打扫乾乾净净,让丈夫喜欢待在家里。另一方面多仰望上帝、读经、祷告。 

美珍最后去见圣经辅导员,他们秉持圣经谘商最高原则与目标,把当事人带到耶稣基督面前,因此他们让美珍看见婚姻问题显示她个人与神的关系。他们鼓励她先自己站立得稳,再来解决其他问题。美珍同意花三个月先来使自己的思想、情感、意志不受丈夫的影响,让耶稣基督的福音大能运行在其思想情感意志上。三个月后她逐渐有了笑容。接下来他们向美珍发出一个更深的问题:「 现在活著是为什么?」原来她是为丈夫和孩子而活。他们让她思考人活著最高目的是荣耀神,并以神为乐,又问她如何在婚姻中达到这个目的?最后,他们问:假设神不让她的丈夫立即回转,她是否仍然愿意荣耀神、以神为乐?美珍思考了一下,坚定的回答说:愿意。 

感谢神,在不到半年内,美珍已经在基督里站稳,学到区分那些是自己的责任,那些是她所关心但并非责任,她在祷告中交托给神。她也开始去社区大学上英文课,在教会里忠心服事,也真正能从心里饶恕丈夫及江红。直到今天她的丈夫仍未回头,但她越来越能以神的圣爱来为丈夫祷告、并为丈夫做每一件事。 

 

案例二 

『焦虑』是今天的流行「病」,因为面对工作或学业的竞争,再加上家庭或经济等压力,许多人都患上焦虑症。国明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国明寻求辅导时,己经看过不少医师,但药物治疗的效果并不显著。圣经辅导的第一步是透过耐心聆听和询问,深入了解国明的情况,并给予同情和鼓励。当辅导关系建立后,辅导员会尝试了解国明的生理情形,阅读医师的检查报告,甚至谘询他的医师,去肯定国明的焦虑不是纯生理现象。然后辅导员会仔细分析国明过去和现在面对的压力、情绪反应、思维、和处理方法。 

国明是食物卫生局一名主管,因为负责检控非法违例的餐馆,经常被恐吓。偏偏上司要有良好表现,所以对国明的部门特别注视,使员工压力甚大。国明本想调职,但家庭的经济需要使他进退两难。国明经常失眠,每天依赖大量咖啡提神,性情也日渐暴燥,经常责骂妻儿,又因埋怨神以至聚会不稳定,更遑论参与事奉。因为焦虑,处事疏忽大意,结果恶性循环。在这些情形下,一般的心理辅导方法是理性情绪疗法,并结合教导国明如何松弛和圆滑的待人接物技巧。 

可惜这些办法是治标不治本,也对国明的灵命无助,而圣经辅导相信最重要的是帮助国明认识自己的动机。换言之,是什么因素可促使国明面对工作困境时产生敬虔和健康的情绪、思维和行为反应。圣经在这方面有很多教导。国明需要知道惧怕人只是自陷网罗(箴廿九25),生命中灵魂比身体更重要,他不需要害怕那些只杀身体而不能杀灵魂的人(太十28),同时国明要明白神对他的爱(路十五11-32)。因著天父的爱,国明可以相信神的应许,依赖神的能力而向神呼求,为违例的餐馆老板和他的上司祷告。当国明开始用感谢的心把一切工作困境和需要告诉神时,他真的感到从神来的平安,情绪逐渐平静,能够用温柔和耐性与上司沟通。结果上司开始明白他的工作处境而给予体谅,最后还晋升了国明的职位。 

 

智慧选择 

甲:「我想起来了,基督徒心理学家告诉我们,神就是真理,所有的真理都是从 而来,所以心理学也是从神来的。」 

乙:「真理的一般定义就是一些真实的道理(譬如1+1=2),但是,是否所有真的道理都是从神来?试想,蛇曾经对夏娃说:『你们吃的日子眼晴就明亮了』(创三5)这句话是真的,因为『他们二人的眼晴就明亮了』(创三7),这个真理是从神来的吗?其次,我们要问,心理学里面有多少真理?如果心理学是真理的话,为什么它会随著时代和专家而变迁呢?那一派的心理学才是真理?」 

甲:「他们还说,圣经是神的特别启示,心理学是神的普通启示。所以如果我们在圣经外加上心理学,我们就得著上帝所有的启示。」 

乙:「普通启示不是这个意思,应该是:『人类从创造中得见神的存在、性格、道德律,叫做一般启示』[vii],就是说人从自然界可见神的永能和神性,叫他们对神的存在无可推诿(罗一19-20),不是所有人类的知识都是普通启示。如果心理学是上帝的普通启示,心理学家中怎么会有这样多的无神论者,甚至行邪术的人?所以现代心理学绝对不是普通启示。」 

甲:「无论如何,基督徒必须相信科学,否则是反智、不荣耀神。」 

乙:「首先,科学不等于真理。但是,让我们来问:心理学是科学吗?美国心理学协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举行了一次研究。这次的研究动员了八十位著名的学者,同来衡量心理学的事实、理论和方法。他们的结论是,『到目前为止,想,心理学很明显并不是一门连贯的科学。』[viii] 事实上,我常见世俗书藉质疑心理学,批评它是伪科学的。」 

甲:「帮助了很多人嘛,何必挑剔?」 

乙:「心理学的效用正是它现在大受抨击的原因之一。研究和量度心理治疗效用是相当新的一个题目,但是已经开始有很多言论表示它的效用甚微。《Handbook of Psychotherapy and Behavior change》报导了最近一个研究,研究指出不同治疗学派的成 绩无大分别,进一步的研究显示辅导能否有效,不在治疗理论,却在于(1)当事人是否自动自发愿意改变,这是最重要的一点;(2)辅导员的人际关系品质,譬如他是否和 、真诚、乐于助人等;(3)对话本身具有治疗能力。[ix] 如果这就是辅导成功的原因,为什么我们不用圣经辅导?」 

            甲:「我还有一个问题,听说,如果将圣经和心理学结合(integration),就可以化腐 为神奇。不是吗?」 

乙:「你知道结合运动现在怎样吗?从前被带到港台推动心理学,也是代表了结合运动的高联思(Gary Collins)在几年前表示:近年的结合工作已经缓慢下来,很多本来努力于结合工作的基督徒心理学家都改变了工作的重点,我们发现无论是神学家们或者是属世的心理学家们,都对结合运动没有兴趣,所以我们很失望,今天我们仍然谈论『结合』,但是这个名词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它被用为『吸引学生的花招』,不是『真正的学术成就,或者实际的方法』。[x] 

此外,现代心理学和新纪元运动已经界线难分。张逸萍的论文研究指出:邪灵藉著新纪元交鬼者所发表的教导,大部分可以在世俗心理学中找到,过半数可以在基督教心理学中找到,邪灵不单教导玄学,也教导很多流行心理学。可见结合圣经和心理学不是明智之举。」 

甲:「这样说来,圣经辅导才是智慧的选择。」 


 

[i]中文译本《成功的辅导》由陈若愚牧师翻译,1978年出版;后来又由中华展望再版,书名改为《圣灵的劝戒》。[ii] Welch, E. (2002). How theology shapes ministry: Jay Adams’s view of the flesh and an alternative. The Journal of Biblical Counseling, 20(3), 16-25.[iii] 此系列已经翻译为中文,由真生命辅导传道会出版,编印中。[iv] Jay Adams, How to Help People Change (Grand Rapids, Michigan: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86), p. 33.[v] Jay Adams, Competent to Counsel (Grand Rapids, Michigan: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70), p. xvi.[vi] Robert Smith, The Christian Counselor's Medical Desk Reference (Timeless Texts).[vii] Wayne Grudem, Systematic Theology (Grand Rapids, Michigan: Zondervan, 1994), p. 122.[viii] 引自:安克伯、韦尔登合著,逸萍译,自尊、心理学与康复运动的真相(香港:天道书楼,1998),p.17-18[ix] Michael Lambert and Allen Bergins, “The Effectiveness of Psychotherapy” in Handbook of Psychotherapy and Behavior Change, 4th ed., Bergin & Garfield, eds. (New York: John Wiley & Sons, Inc., 1994), 引述自:鲍谨,心理学不合圣经(台北:天恩)p. 62-67[x] Collins, “An Integration View,” in Psychology & Christianity, eds. Eric Johnson & Stanton Jones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2000), p. 105.

分享於: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36712e0101crzn.html

回主頁

 

Last Update: Jan 20, 2007.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Tai-Ying Lee, Sam Ling, Lois Chan, Walter Ch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