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来谈谈:基督徒和抑郁症

(刊登于《举目》,抑郁症是心灵问题?是身体疾病?2005年十一月,页34-35。)

张逸萍

 

最近流行杂志报导,佛洛伊德派心理分析已经落伍,现在的医生都放弃以「不健全家庭伤害」为解释,新的趋势是以遗传和生理解释人的行为,所以教会内开始有人鼓励基督徒服用药物。最近看见一篇文章——徐理强医师的「基督徒可能患抑郁症吗?」(《举目》2005年三月,p. 18-19——正是典型的代表作。

徐医师认为, 华人教会对抑郁症有很多错loch误的见解∶这些误解是∶(1)抑郁症是闹情绪,所以不重要(2)抑郁症是因为人犯罪或信心不足(3)抑郁症是魔鬼邪灵的骚 (4)生理比心理重要。但他认为「抑郁症是实在的疾病」,是「脑细胞之间的沟通出问题,特别是脑介(neurotransmitter)失调。」但是徐医师亦同意,所有疾病都由于环境和基因互动,总而言之,都是人类堕落的结果,「但仍不是说抑郁症是他们个人犯罪的直接后果。」

徐医师提出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既然人人都犯罪,为什么只有6%的人患抑郁?

抑郁和罪

首先,犯罪的人不一定会内疚,完全视乎良心敏锐程度,而犯罪的结果有多种形式,不一定是内疚至抑郁。

另一方面,抑郁或其他苦难,都有多种原因:自己的罪、别人的罪、整个人类的堕落,也有是纯粹生理问题。圣经说:「因为依著 神的意思忧愁、就生出没有后悔的懊悔来、以致得救.但世俗的忧愁、是叫人死。」(林后七6)「你们若因犯罪受责打、能忍耐、有甚么可夸的呢.但你们若因行善受苦、能忍耐、这在 神看是可喜爱的。」(彼前二20)由此可见,无论是忧愁是受苦,都有不同原因。无论如何,「人自己的罪的直接影响」绝对是可能性之一。

我们不能因为现代医学发明了一些药丸,所以一口咬定∶没有罪。 

超心理学家高福(Grof)夫妇在《属灵危机》(Spiritual Emergency)中指出,现代人因为使用新纪元技术,带来困难。譬如瑜伽可以引发各 身心问题,其中包括忧虑、愤怒、悲哀。[i]他们抱怨现代的精神医师只会用佛洛伊德心理分析,或者使用抗忧郁剂等,而完全忽略了这些现象不过是追求属灵事物的自然现象。[ii](因为高福不是基督徒,所以认为这些都是自然的。) 

今天抑郁症的普遍,是否和新纪元运动流行有关,值得深思,我希望将来有人去研究。我相信绝大部分基督徒不会行邪术(但愿如此),但是那些日常可见的罪恶,也实在是带来抑郁的一个原因。现代人受心理学影响,流行的态度是 条件自我接纳,所以不易内疚,但内疚带来抑郁的实际例子不是没有。

某世俗杂志记载了一个故事,一位已婚妇人,因为年轻时曾经趁丈夫不在家,和邻居行淫,虽然她保住她的婚姻和家庭,但是三十五年来,内疚感挥之不去,以至她抑郁 重,影响日常生活,也不敢望弥撤领  。结果治疗员为她请来一位神父,让她可以私下向神父告解,可惜文章并没有分解后事。[iii](作者暗示宗教是精神病的原因。) 

人因为犯罪而内疚,不是新鲜的事。大卫和拔示巴行淫之后,他说∶「我闭口不认罪的时候、因终日唉哼、而骨头枯乾。黑夜白日、你的手在我身上沉重.我的精液耗尽、如同夏天的乾旱。」(诗三十二2-3)感谢神,大卫懂得,「我向你陈明我的罪、不隐瞒我的恶.我说、我要向耶和华承认我的过犯、你就赦免我的罪恶。」(v5)他明白,神不轻看「忧伤的灵和痛悔的心」(诗五十一17),所以大卫走出抑郁。 

上边这些例子,都说明一件事∶自己的罪可能导至抑郁。至于丧亲或失业等,本身不是罪,但是基督徒如果因此而抑郁,可见他的信心不足,严格而言,信心不足也是罪,当然远不如行邪术的严重。 

诚然,抑郁也定有一部分纯粹是生理所驱使,例如众所周知的妇女产后抑郁就是一个好例子,待产妇的贺尔蒙回复正常,她的抑郁就大有可能结束。 

药物治疗

徐医师提出三大原则来解决抑郁问题∶(1)药物(2)心理治疗(3)亲友扶助。但在文章中,他特别提到药物,他说,一般人对抗忧剂有恐惧,「其实这些药物十分安全,副作用不大,疗效 良。」

我相信,一般而言,医生介绍的药物可算是安全,但是药物有副作用,而且药厂回收产品,甚至惹来诉讼,是常有的事,有谁没 过?例如,前一阵妇科医生向更年期妇女推荐贺尔蒙治疗(Hormone Replacement Therapy),这些贺尔蒙是经过科学研究,也著实帮助了很多妇女;但现在有医生开始劝妇女停止使用,因为发现它有可能带来癌症和血压高等问题。事实上, 路上有些专门列举回收药品的 版,例子多著! 

近年一些孩子被诊断有注意力不足过动症(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简称ADD),医生通常使用立得 (Ritalin)之类的药物,可是《时代杂志》(TIME)的一篇文章已经指出,虽然药物对某些孩子有帮助,可是有医生表示关心,因为孩子大脑仍在发育中,精神药物将有什么影响,暂时还未知道,该文说∶「我们是在用孩子做实验。」[iv] 所以我劝基督徒父母们多加管教,少用药物,免得将来后悔。

还有更重要的一方面,我们必须考虑∶如果抑郁或其他疾病不是纯粹生理 能毛病,单依赖药物,只是治标不治本。徐医师认为「就算某个疾病是邪灵干 的结果,还是可以用药物治疗的。」我可 法同意他这句话,如果邪灵问题不解决,只服用药物,邪灵还是会来骚 ,人人都能明白,这正是治标不治本的好例子。 

至于其他引起抑郁的罪因,例如上文的通奸例子,这妇人若得不到耶稣宝血洗净,她仍会内疚和抑郁。如果她刻意依靠药物,抗忧loch郁剂只不过变成烙良心用的热铁(提前四2)。 

神造人和其他动物不一样,人有灵魂、道德感、自由意志,我们可以选择被环境所控制,被生理所控制,但是我们也可以选择完全被 灵所控制。如果人不过是物质,完全受脑部化学物、贺尔蒙、DNA所控制,我建议基督徒精神医生们,发明一些药丸,好像维他命一样,每天吞一颗,就可以过一个圣洁生活,有可能吗?

生理之外 

经辅导员魏爱德(Ed Welch)在一本讨论同性恋的书中表示,现在有一些关于同性恋的生理解释,但他说∶「行为是由生理表达(不是原因),所以如果我们将来还听说有更佳的证据,证明生理和行为的关系,我们不应该惊奇┅┅,一个合经的观点是∶生理和心理对同性恋的发展都有影响。事实上,圣经警告我们不要限制众多的可能性。可是, ┅┅生理顶多好像一个引诱我们犯罪的朋友,这样的话,这个朋友是你的考验,但你可以指责和抵挡他。」[v]  

我相信,魏爱德的话也可以应用在抑郁问题上。「脑介失调」不过是从身 角度去看抑郁,但是抑郁还有更重要的内心原因,徐医师忘记了人还有灵魂和意志。 

徐医师还提出两个解决办法∶一是心理治疗,次是亲友帮助。因为心理治疗有很多问题,理论不合 经,随著时间和专家改变,效用低,新纪元运动渗入等等,[vi]所以我向大家推荐 经辅导,不是心理治疗。

至于亲友的帮助,我倒是十分同意,徐医师说∶一般抑郁的根源是丧亲、失业之类生活问题。试想,如果有人因失业而抑郁,基督徒应该劝他服药?还是应该为他介绍工作,给他金钱和物质上的援助?当他得到工作,解决经济困境,抑郁自然消失! 

顺带提一点,徐医师攻击 经辅导员亚当斯(Jay Adams)说,他以所有精神病, 包括抑郁,来源都是罪,其实这完全是错误、是误会。[vii]希望中国基督徒不会人云亦云,误信谣言。其他 经辅导员也没有说抑郁完全是罪的问题,甚至不完全反对药物。魏爱德在有关抑郁症的讨论中指出,他不反对使用抗忧郁剂,他只是说,我们需要小心,研究一下,做一个明智决定。但抑郁症是透露了我们的内心,所以最重要的是解决内心的问题。[viii] 

结论 

的确,基督徒在生命中 论遇到什么事情,总应回到神面前去解决,以神的眼光解释,一口咬定绝对於自己的罪无关,只靠药物解决,不是明智之举,也不是一个基督徒应有的态度。

 


=========================== 

 

后记: 

《美国新闻》曾报导,很多医疗人员开始明白,光是使用药物以调节脑部化学物,不足医治抑郁症。这是一个长期的疾病,需要改变生活方式。 

「有可信的证据显示,剧烈的运动对情绪有影响。[研究员]Trivedi 和其他人指出,每周三次、能消耗350卡路里、持久的、使人流汗的运动,和抗抑郁剂一样有效,可以消除抑郁症状。大脑扫描显示,运动能刺激某些因抑郁而被损的部位的神经细胞的生长。……研究显示,运动可以增加脑部改善精神细胞相连接的分子,[这些分子]有如抗抑郁剂。晒太阳(或使用灯箱[light box])常能帮助那些容易有季节性情绪失调(affective disorder)的人。还有,无可质疑,充足睡眠有助提高情绪。营养也有它的作用。有一件相当确定的事,吃鱼愈多,抑郁愈少。」 

……Stephen Ilardi ……堪萨斯州大学教授的……十四周生活方式治疗方案……参加者必须每周三次做有氧健身运动[aerobic](跑步、轻快步行、骑单车),每天至少晒太阳30分钟,或使用10,000 lux 的灯箱,每晚睡八个小时,每天服用含1,000 mg EPA脂肪酸和500 mgDHA脂肪酸 的鱼油补给品。」 

「他们也得到很多和『自己人』相处的时间,就是经常和家人相聚、和朋友去喝咖啡、和参加志愿工作。……太多孤立的时间会变成『沉思默想的机会』,是现代人的天谴。研究显示,多沉思的人比少沉思的人更容易抑郁。」 

过份沉思的人要学习叫自己的思想改变方向。例如,认知行为治疗(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教导人留意那些可能引至情绪低落的不合理负面思想,然后用另一个正面的角度去看它。[例如,]那个同事真的是在笑我的衣服?还是故意在老板面前显得机智?……有人当她在脑中重想自己和友人家人的紧张对话,她限制自己的负面思想只能有15分钟。……另一个使用各种方法,如打电话给朋友,或者爬起床阅读,分散自己的注意。她说,自己已经有十五个月没有抑郁症状。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医学院教授 Michael Thase 说:『药物是马上可以见效的,但是它们只是压抑症状。』…… 

Ilardi 的研究的结果还未公报,但他已经看见59%[病人]全部症状消退,对照组只使用抗抑郁剂,只有10%的成功率。大部分病人经过一年以后,没有复发。…… 

(摘录自Deborah Kotz, “Get Healthier and Happier,” U. S. News & World Report, December 24, 2007, p. 60-66. 

 

弟兄姐妹们,请记得,世俗人士是无法看见,罪是抑郁原因之一,但这个研究已经显示,药物不是最有效的办法。

 

 


请继续参考:

你是大脑和基因的奴仆吗?基督徒、大脑、基因、情绪、行为、精神药物、圣经、圣经辅导


[i] Stanislav Grof & Christina Grof, Spiritual Emergency (New York: G. P. Putnam's Sons, 1989), p. 15.[ii] Ibid., p. 2-7. [iii] Elizabeth Tener, “Is It Therapy or Is It Prayer?” SELF, December 1997, p. 176.[iv] Jeffrey Kluger, “Medicating Young Minds,” TIME, Nov 3, 2003, p. 48-58.[v] 魏爱德著,逸萍译,同性恋(纽约∶真生命辅导传道会,编印中)。[vi] 请见译作《心理学不合 经》和拙作《心理学偏真道》,有详细的讨论。[vii] 请见拙作《心理学偏 真道》(Towaco, NJ∶生命出版社,2004),第二十章。[viii] 魏爱德著,逸萍译,抑郁症(纽约∶真生命辅导传道会,编印中)。

 

分享於: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36712e0101e94z.html

 

 

回「抑郁症」页

 

回主

 

Last Update: Feb 19, 2007.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